疴時荼。

长谷部吹‖每周一图/文

锻刀打tag似乎不太好的样子....
指绘一只珠子悄悄赔罪[好难画]
祝大家都能出_(:_」∠)_

臥槽臥槽臥槽!!!!我偷渡成功了!!我偷渡成功了!!!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先鍛兩次all200然後兩次all950加富第二次的時候出的!近待一期!祝大家能出!!

大概是长谷部和审神者之间的故事,自家审,意识流
爱心很好吃呢/
未完待续

17个箱子就出了真是吓到我了...总共花了2000小判,第一次如此迅速出货。奶我口博多吧_(:_」∠)_

[如果对长谷部说好烦]

#练手脑洞
#ooc有
#第一人称有
#自家审设定

又是普通的一天。
我坐在桌前面对没过我头顶的几摞文书如此想着。工作不变,近待也不变,依旧是压切长谷部,毕竟我比较喜欢他啊。当然主动和他说的话也是只会得到“尽随主愿”这句单调的毫无责任感十分敷衍的台词吧。
想到这我揉了揉发酸的左脸颊换了一只手撑着。长谷部依旧是坐得笔直,目不转睛的看着手中的文书,嘴上也毫不怠谢向我说着工作。
真是个笨蛋。
我转着中指与食指之间那只可怜的笔,手下的文书一片空白,如果它有生命也许会咒骂我为何去玩笔而不用它完成自己的工作吧。
我抬头看了眼长谷部,他依旧令我向往也依旧喋喋不休。再望向那几摞文书,叠起的缝隙密密麻麻,让人不舒服。于是我手中的笔越转越快。
啪,笔掉了。

“呐,长谷部,你很烦啊”

我打断了他的喋喋不休。
他愣了一下抬头看着我,我也看着他。说实话我看不出他眸里想表达的情感,惊讶?难过?愤怒?还是其他…所以说不愧是刀剑吗,人的感情没那么强烈。当然他的眼也很漂亮,欣赏它也并不无聊。
时间大概停了两秒左右,我听到他小声的说了句抱歉,于是再没有声音,低着头完成“属于”他的那份文书。
……
安静,太安静了。用句俗套的话来说'连根针掉到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得见'明明刚才蝉声那么聒噪,现在像是被拔了翅膀似的不出一声。我甚至感觉自己的呼吸声都有些多余。
我又看向长谷部,他低着头,批着文书,抿着嘴。也许是难过的吧。

“啊,我后悔了。”

突然想写些东西于是就兴冲冲的码了,但果然还是不怎么样.....也许会画成条漫。也许。
之后有好好道歉呢,长谷部他虽然嘴上说着没关系但是明显开心了很多嘛,笑起来真可爱
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喜欢,其实我写东西不是这个味道的…嘛,如果想看我写 会继续码些东西,有想看的梗评论就会写哟
以上.感谢阅读